俺才明白碰瓷原来是当事人故意摔倒

2021-06-04 08:42

法晚:女大学生当时道歉并承认不小心撞倒老人,这个情况你了解么?

这次俺母亲摔倒,俺们家属确定是那女孩子撞倒的,如果不是,她干吗要道歉,还给俺母亲支付住院费?事后她又不承认,推卸责任,所以这个俺们要查清楚。

孟凡云:是啊,倒霉就倒霉到这一点了,监控录像如果录到这一块,哪会有这样说不清的纠纷。但是俺们可以寻找目击证人,他们可以证实。俺们村的一个男人,事发时正好从那里路过,他看到了是女孩子撞倒的老人。

龙泉派出所进行了多方调查取证,证实袁某骑车经过桂某某时,相互有接触,遂移交交警田家庵二大队处理。

经交警田家庵二大队缜密调查,认定属于一起交通事故。袁某在这起交通事故中承担主要责任,桂某某承担次要责任。交警田家庵二大队于9月21日,分别向该起事故的双方当事人下达了《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》,如有异议可提出书面复核申请。

据袁大宸的校友蔡强(化名)介绍,事发后,他随袁大宸到了医院,将躺在担架上的老太太推进放射室拍x光片,做完检查后,他们又将老太太推回病房,抬到病床上。这时,袁大宸称身上没有带钱,蔡强便将自己的2000元钱,作为老太太的住院费先行垫付。“我不知道袁大宸究竟有没有撞老太太,当时我们都忙着陪老人做检查,袁大宸没有主动跟我说,我也顾不上去问。”

蔡强还称,直到当晚袁大宸发微博寻找目击证人,他才知道双方产生了纠纷。“这些天,她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,我给她打电话不接,发短信她也不回。听说,学校已派心理咨询老师,给她做心理辅导。”

她还说她一个学生,没有那么多钱,只能先让她同学帮忙垫付2000元住院费。哪晓得事后她竟然反悔,不认账。早知道这样,俺当时就不该替她隐瞒了。

昨日下午,淮南警方对外公布了最新调查结果:经警方多方调查取证,认定这是一起交通事故,女大学生骑车经过老人时相互有接触,女大学生承担主要责任,老人承担次要责任。

对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的争议,当事人可以请求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调解,也可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。

孟凡云:医生说她伤得很重,你瞧,这片子上她的右腿骨都开裂了,需要做手术。只是最近血脂不正常,得降到一定指标后,才可以做手术。昨天俺母亲还做了彩超,查了一下血栓。

孟凡云:这个得问俺嫂子(徐作美),事发后,是她送俺母亲住院的。听她讲,那个女孩子确实道了歉,当时女孩子手里没钱,还管同学借了2000元钱,给俺母亲交了住院费。

徐作美:她当面向俺承认了,说阿姨,我错了。她还跟俺商量,说用俺婆婆的医保卡来办理住院手续,这样才可以享受医保待遇。并让俺帮忙隐瞒她骑自行车撞了老人,否则这种情况是不给报销的。

接连三天,记者多次拨打袁大宸电话,均处于无人接听状态。对于记者的短信,袁大宸共回复7条,均称等待警方的调查结果。

轰动全国的淮南师范学院女生扶老人事件一波三折,昨天尘埃落定。淮南警方通报称,认定这是一起交通事故,女大学生骑车经过老人时相互有接触,女大学生承担主要责任,老人承担次要责任。

9月8日晚,微博名为“袁大宸”的网友自称,她是一名大三学生,当天早晨扶了一个摔倒的老太太,看到情况严重就给其拨打了120,结果老太太家属赖上她,要她全权负责。

徐作美:看到她为证清白在微博上发布寻找目击证人的信息后,我们也开始找目击证人。他们都愿意出面给俺们作证,俺又不是胡乱找的人,这样事关名誉的大事,你随便找人,人家也不会出来作证啊!

警方通报称,2015年9月8日17时许,淮南师范学院学生袁某在其辅导员陪同下,来到龙泉派出所求助,请求值班民警帮助调取监控,查看其当日上午7时40分许骑车经过中国一汽淮南服务站门口时,是否撞到了一位老太太桂某某。

对于老太家属所说的其建议用老人的医保卡来办理住院手续,否则报销不了这一疑问,袁大宸短信回复称,这些她都跟警察录过口供了。她表示,她只是一个学生,她有她的生活和学习,她相信警方的调查结果。

俺觉得,这样老人讹人家天理不容;同样,如果行人真将老人给撞倒了,不承认也不负责任,那俺觉得,这也是天理不容。

日前,被撞老太的儿媳妇徐作美在接受《法制晚报》记者采访时透露:袁大宸跟她商量,用老太太的医保卡办理住院手续,这样就可以享受医保待遇,否则一旦老太太被自行车撞倒的事被医院知道,便会报销不了。所以,她要求老太太家属帮她隐瞒事实真相。

平庆顺:我们只是看到她坐在地上无法动弹,于是帮她固位固定,并且询问她的病史,但她当时很痛苦,没说什么话。我们将她抬到担架上,用救护车送到医院。拍完x光片后,诊断出她右腿骨折。至于什么原因导致的,肯定会有外力的作用,否则不会摔得那么重。

孟凡云:俺以前听过,女儿还给俺讲过碰瓷,俺才明白碰瓷原来是当事人故意摔倒,将责任推到搀扶他的路人身上。

孟凡云:俺昨天才来的,俺没看到有警察过来。听俺嫂子说,警察来过两次,做完笔录就走了。

昨晚,徐作美接受《法制晚报》记者采访时称,她将在认真看过《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》之后,再考虑具体赔偿问题。另一方当事人袁大宸未接听记者电话,也未回复短信。